面对意大利10年来经济第三次面对技术性衰退,欧洲似乎也无能为力。意大利方面似乎也意识到德法西三国的银行对于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敞口过大,这使得欧盟委员会甚至出现了将意大利央行实行国有化的呼声,从而对其资产实施控制,包括意大利央行所持有的黄金。

结果,短短几年,市医药公司的资产和业务逐步被转到由张敬贵持股的公司,下属国企甚至变成了负债6100多万元的空壳。如果再晚调查半年,通过破产改制,他们将完成侵吞国有资产的计划。